起云文学 > 修真仙侠 > 无上仙舟 > 第35章 该出发了

    一座清幽的宫殿内。

    黄月手上托着一枚纤长洁白的玉简,玉简里面记录着这次仙缘大会的相关信息。

    这份信息花了他不少时间才整理出来,汇总、排序、刻录……

    “二十四个府城,加上皓月皇城,一共三千七百四十二人通过测试!”

    “三千七百四十二人……倒是比上一次多了一百余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以苍月国目前的人口规模,理论上应该有两万人通过测试才对,但有很大一部分孩子根本没有参加灵根测试,要么是不知道仙缘大会,要么是时间赶不上,要么因为家庭原因……导致现在只有三千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三千七百多人已经足够了,再多的话,门派资源就紧张了,四千人差不多就是极限了。”

    “治派如治国,要徐徐发展才行,弟子既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。弟子少了门派发展后继乏力,弟子多了又资源紧张,会拖垮门派,如何把握这个度很重要,更要考虑到很多因素才行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掌门,但却是苍月派的实际掌权人之一,对治理门派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不清楚的人可能会奇怪,既然只要四千人,那为什么不把所有具有灵根的少年召集起来,然后择优选择呢?这样一来,岂不是总体灵根质量会提高许多?

    这倒没错。

    这样做确实可以提高总体灵根质量,毕竟从两万拥有灵根的人中选四千人,那么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中等灵根!

    但为什么没有那么做?因为没有必要,而且也不现实——

    修行界有一条普适法则,那就是金字塔法则。

    不管是修士的修为分布情况,还是灵根的资质分布情况,都符合这条法则——或者说规律,也就是一层一层往上递减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半都是中等灵根,那这个金字塔就变形了,会产生一些问题——一些只有站在管理层面才会发现的头疼问题。

    黄月真人自言自语,淡淡的语气不含丝毫感情:

    “虽然正道不像邪道养蛊似的培养弟子,但其实本质上都差不多,只是手段更温和一些罢了!”

    “大凡修行门派,都是用大部分永远也无法成为高级修士的下等灵根弟子,来为少部分灵根优异的弟子提供生长的土壤和营养。

    除了极少数福缘深厚,且毅力、心性、悟性、智慧都远超常人的下等灵根能挣脱这个魔咒外,绝大部分人,不是老死就是噩死,本质上和蝼蚁并无多大区别,实属可悲!”

    虽然他口中说着可悲二字,但脸上却没有多少怜悯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总有人会成为人下人,而且这样的人往往占据了九成以上,这样的现象,甚至比世俗界的相似情况还普遍、还令人绝望!

    “这次仙缘大会,八节灵根一人,七节灵根五人,六节灵根二十二人,五节灵根七十四人,四节灵根二百二十九人……”

    黄月真人自言自语着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这三百三十一人,就是未来某段时间内苍月派实力增长的主要来源,拥有成为参天大树的一丝希望——所谓参天大树,像他这样的金丹真人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这六个上等灵根,只要不中途夭折,几乎有一半都能结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中途夭折?

    这恰恰是最难的一点!

    否则现在苍月派也不会只有他们五个金丹真人了!

    而五个金丹真人里面,算上他在内就有三个是上等灵根,由此可见灵根对于修行的重要性了!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否认下等灵根里面也有可能会出现能成为金丹真人的黑马——比如枯木师兄,就只是三节灵根。

    但那种概率实在太低,至少苍月派千年来也只出现了枯木师兄这么一个人,而且枯木师兄卡在金丹三层已经有五十多年了,寿元所剩不多,到处寻找延寿之物和突破机缘。

    这就是下等灵根的悲哀。

    哪怕侥幸结丹,最后也寿元无多,之后更是寸步难进。

    上等灵根从金丹一层突破到金丹二层可能只要二十年时间,而下等灵根却要三十年、四十年甚至五十年时间!且之后花费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多!

    要知道金丹一层的寿命也才五百岁左右,且之前就已经消耗了大半,而金丹境界突破一层才增加三十年寿命,如果修为突破的速度赶不上寿元流逝的速度……结局不必多言。

    所幸当修为达到金丹这种层次的时候,灵根的影响已经开始减弱了,至少不像练气期那么霸道了。

    “灵根……亲和力……转化率……”

    黄月真人嘀咕着,将灵识探入到手中的玉简之中。

    “申涅……上官凤……苏晓……邢七……严峰……顾心月……”

    玉简中的名单,他是按照灵根、年龄来排列次序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拍在第一位的当然是只有八岁八节灵根的申涅。

    然后是十一岁七节灵根的上官凤,接着是十二岁七节灵根的苏晓、十四岁七节灵根的邢七、十五岁七节灵根的严峰、十六岁七节灵根的顾心月……

    每个人的信息中都包含了容貌,画的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——对于修行者来说这并不难,当然,如果是画在纸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黄月真人将这六个人的样貌记在了脑海里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了什么意外,他也好酌情救下他们。

    之后他便放下了玉简,没有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中等灵根还不值得他关注,至于下等灵根——就更不会多看一眼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神秘的家伙一直不曾露面,不知道是离开了还是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个,黄月真人眉头微拧。

    目前的损失好像就一个玉玺和一件衣物?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切风平浪静?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他越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血月门的人?”

    不怪他这么想,因为苍月派一直与血月门是死对头,恩怨由来已久,相互暗算坑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有可能是阴尸派的人,那群家伙总喜欢搞些神神怪怪的事情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对方只是单独一个人他并不忌惮,因为据他推测,对方十之**只是筑基修为,怕就怕对方只是一个暗哨,为他背后的势力通风报信,甚至勾结其它势力……

    不过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给宗门传了一道玉符,让宗门派人来接应。

    “目前也只能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希望不会出现什么波折吧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甩了甩衣袖。

    “那些小家伙也应该吃得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可不好受,希望你们能适应,这也是你们成为修行者的第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出发了!”

章节列表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