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云文学 > 都市言情 > 总裁天师鬼王妻 > 第九十七章 龙脉死了?

    第九十七章  龙脉死了?

    “表白了?”

    白松白微微一惊,这也有些快了吧,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一次,两人总共才见过两面,一起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到五个小时,竟然就这么在一起了?

    “喂,白哥,我有女朋友了,你难道不应该祝贺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鲁枫还沉醉在有对象的快乐中无法自拔,白松白还是提醒了一下,“李鲁峰,这个女孩你熟悉吗,你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?她的情况你都了解了吗?”

    白松白还没说完,鲁枫就有些烦了,不耐烦的说道:“白哥,兄弟我是第一次谈恋爱,肯定是慎之又慎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女孩各方面都十分对我的胃口,我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啊,你放心吧,问题不大,倒是你,年纪大了就好好休息,不要成天操心那些有的没的!”

    白松白白了鲁枫一眼,这家伙真特么就是一个白眼狼,有了对象忘了哥,现在说两句就烦了,直接就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懒得管你,好自为之吧你,别被别人当枪使了!”

    说罢,白松白就直接离开了,虽然嘴上说懒得管他,但是白松白也不可能真的不管,这个社会水太深,女孩子要保护自己,男孩子也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尤其是鲁枫这样的男生,虽然有一身本事,但是毕竟没有太多的社会经验,但凡有点心机的人就能把他玩的团团转,若前面真是一个火坑,白松白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鲁枫往火坑里跳。

    拿出电话,白松白就拨通了李江星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江星啊,我这边的事情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吧,你帮我查一下今天咋跟鲁枫一起出去的那个女大学生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李江星微微一愣,随即十分严肃的说道:“松白,你消息想干什么,你要是想做任何对不起我妹妹的事情,我可饶不了你,而且那可是你兄弟的猎物,你这样做不厚道吧!”

    白松白顿时气的向骂娘,“你特么的脑子里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!”

    李江星嘿嘿一笑,“开个玩笑嘛,不要介意,就这个事儿?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……等等!”

    白松白想了一下,突然又叫住李江星,“顺便把昨晚那个岳欣茹的面基对象也给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白松白就挂了电话,直接回房休息了,一直到后半夜,忽然被一阵电话声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谁啊!”

    白松白不耐烦的说了一句,半睡半醒的就拿起电话接住,“喂~”

    “松白,来我房间一趟,现在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白卓十分沉重的声音,说了一句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白松白顿时睡意全无,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,披了一件衣裳就慌慌张张的跑到白卓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到房间门口还没有来得及敲门,白卓就率先把门打开了,“快进来!”

    白松白看到白卓的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还没有换,应该是刚刚回来,也顾不得多问立马就进到房间里面,还把门给反锁上。

    “爸,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白松白身上到处都是泥渍,面色有些苍白,身体中的气息也是有些紊乱,但是却感受不到任何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卓摆摆手,然后将自己的背包拿出来,从里面掏出来一颗很小的树苗,“你看!”

    白松白一愣,不明白白卓拿一棵小树苗给他是什么意思,不过还是给拿在手上端详了一番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半天,还是看不到任何端倪,不禁有些疑问,“爸,这树苗蔫儿了吧唧的都要死了,你让我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白卓突然眉头一皱,沉声说道:“就是因为他们都快要死了,我才让你看的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逻辑啊!

    不过白松白还是再次看了一下,经过白卓的提醒,白松白这次看的更加仔细,等看到这根小树苗的根部的时候,还忽然发现周围笼罩着一股淡淡的死气和怨气。

    “树为什么会产生怨气啊!”

    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在濒死之时和死后都会产生死气,只是人的死气更加明显,而植物的死气很淡很淡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尤其是这种刚刚破土的小树苗,产生死气的可能性就更小了。

    至于怨气,除非植物成精,否则是不可能产生的怨气的,但是眼前的这棵小树苗,被说成精了,连灵智都没有开启,身上怎么说都不应该出现死气和怨气啊。

    “怎样,看出来不对了吧?”

    白松白点了点头,神情也是变得十分凝重,“这棵树是从哪带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埋葬虢国公主的那座山上!”

    “爸,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?”白松白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白卓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随即说道:“在公主陵墓方圆一公里的范围之内,所有的草已经开始发黄,而这种刚刚破土而出的小树苗也开始变得萎蔫,那些已经长了好多年的大树暂时还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卓又包里拿出来一个塑料袋子,递给白松白,“你再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白松白接过一看,里面竟然是一包土,这些土和刚才小树苗根部带的土一样,应该是在一个地方挖的。

    白松白仔细看了一下,却发现在这土里面竟然也带着一丝淡淡的怨气,这土无生命,怎么可能也有怨气啊!

    “你闻一下!”白卓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白松白一怔,立马将那包土凑到鼻子根儿闻了一下,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顿时钻入鼻中,白松白还以为自己鼻子出了问题又闻了一下,可是依旧是是一股淡淡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森林中的突然一般比较潮湿,泥土味产生与放线菌有关,放线菌又与孢子有关,而孢子又与土臭素有关,土臭素它具有土腥味,而且有挥发性,所以就会产生一股土腥味,绝对不可能是这种味道,除非是那个地方埋有动物的尸体。

    白松白不由得抬头看向白卓,“是不是挖的地方不对?”

    白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起了一根烟,听到白松白说的话之后,又从背包里翻出来好几小袋泥土丢到白松白面前。

    白松白打开两袋闻了一下,和刚才那一袋的味道都是一样,这下彻底让白松白想不通了,小树带有死气和怨气,就连泥土都带有怨气,还有一股腐臭味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白卓缓缓的站起来,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,脸上写满了忧愁,吐出一口青烟略带忧伤的说道:“我怀疑再过上十几年,整条龙脉之上所有的树木全都会死亡,变得寸草不生,所有的动物也都会因为树木被破坏而逃生或者死亡。”

    白松白心中一震,忽然意识到这次他们可能碰到大麻烦了,“我给江星打个电话,让他派人来调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可是白松白刚掏出手机,却突然被白卓给拦住,“你的确有必要给他说一声,这不是一般的事情,公司必须要重视,但是派人就不必了,公司的副总裁都在这里,你还指望他派谁来,你爷爷吗?”

    白松白一愣,不由得尴尬一笑,确实,他身为公司的副总裁,要是他都解决不了,那公司的形象怕也是荡然无存,顿时白松白感觉肩上的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刚才白卓的话中已经表明那里就是一条龙脉,龙脉出现问题,就算是一个小问题,落到他们身上,也是难以解决,更何况这次好像还不是小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白松白忧虑这事儿的时候,白卓有突然说了一句让白松白后背直冒寒气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这里的龙脉已经死了!”

章节列表 下一章